<i id='w3bu9'></i>
<span id='w3bu9'></span>

  • <i id='w3bu9'><div id='w3bu9'><ins id='w3bu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w3bu9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w3bu9'><strong id='w3bu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'w3bu9'><em id='w3bu9'></em><td id='w3bu9'><div id='w3bu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3bu9'><big id='w3bu9'><big id='w3bu9'></big><legend id='w3bu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dl id='w3bu9'></dl>
        1. <ins id='w3bu9'></in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w3bu9'><strong id='w3bu9'></strong><small id='w3bu9'></small><button id='w3bu9'></button><li id='w3bu9'><noscript id='w3bu9'><big id='w3bu9'></big><dt id='w3bu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3bu9'><table id='w3bu9'><blockquote id='w3bu9'><tbody id='w3bu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3bu9'></u><kbd id='w3bu9'><kbd id='w3bu9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關於張作霖的民間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  清朝光緒年間,黑山縣半拉門有個叫常士貴的財主。
              這天,常士貴在傢裡正抽著水煙,管傢來報,杜泮林前來拜訪。杜泮林是常士貴的同窗,兩人私交甚厚。見面客套一番之後,杜泮林說明來意:“老朽聽說老弟有位寡居的外甥女,今日特來為其說媒。”
              常士貴一聽這話,一個勁兒地搖頭。原來,常士貴的外甥女名叫戴春英,長得如花似玉,十年前,經常士貴介紹嫁給瞭捕頭何大英之子何魁。這何魁是個紈絝子弟,娶瞭個漂亮媳婦還不知足,經常去煙花柳巷之地尋歡作樂,平時對戴春英是非打即罵。也許是報應吧,何魁最後猝死在一個窯姐的床上。何魁這些年的揮霍無度使何傢早成瞭一個空架子,他死後,債主就紛紛找上門來。為瞭替夫還債,戴春英變賣瞭所有能變賣的物件兒。這時候,常士貴覺得當初就是因為自己保這媒,外甥女才落得如今這個下場,心裡實在不忍,便想托人為戴春英找個好歸宿。誰知,戴春英心如枯井,不領常士貴的好意。
              如今,常士貴聽杜泮林這麼一說,就勸杜泮林不要打這個主意瞭。哪知杜泮林詭秘地一笑:“老弟,以前她不同意,那是姻緣未到,現在姻緣到瞭,沒準她就答應瞭。”常士貴聽杜泮林話中有話,就問男方是何許人也。杜泮林說:“男方是遼西巨商,十分仰慕令甥女春英,所以請老朽前來說和。”常士貴也不問男方姓甚名誰,一聽是個巨商,馬上就答應陪杜泮林一同去勸說外甥女。
              令常士貴沒想到的是,戴春英竟真痛痛快快地應允瞭。
              戴春英為什麼答應這樁婚事瞭呢?原來,自打丈夫去世,她日子過得雖然清苦,倒也落得一身清靜,這才幾次三番拒絕舅舅的好意。偏巧這天,門外來瞭個算命先生,戴春英心中煩躁,就將算命的叫進來,給她相相面。算命先生圍著她繞瞭三圈說:“夫人年少父母雙亡,婚後寡居,但夫人不日即將有喜啊!夫人命占三才,乃大富大貴之命。”那時候,婦女改嫁頗受人非議,所以,聽算命先生這麼一說,戴春英非常不高興。算命先生道:“夫人,我走南闖北這些年,也沒見過像您這樣命貴的女子,您有一品夫人之命啊!我把話撂在這兒,要是不準,您就拿我的腦袋當球踢。要不這樣,算卦的錢我不要瞭,等我的話應驗之後,夫人再加倍賞我就是瞭。”
              這事過瞭沒幾天,常士貴就帶著杜泮林來給她說媒。戴春英聽說男方是個巨商,就想起幾天前算命先生的話瞭,莫非自己真到瞭時來運轉之時?想起自己以前過的那些窩囊日子,越想越氣,就答應瞭杜泮林保的這樁婚事。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男方便差人送來聘禮,聘禮之豐厚,超出戴春英的想象。
              迎親那天,常士貴見新郎是個氣宇軒昂的中年人,便打心眼兒裡替外甥女高興。而轎子裡的戴春英心裡則七上八下。人傢一個巨商,怎麼偏偏看上瞭她這個寡婦?
              直到晚上,戴春英一直坐在炕沿上等新郎來掀蓋頭,等瞭半天,隻等到丫鬟將一盤用老菜疙瘩炒熟的紅炒椒端到她面前說:“老爺說瞭,請新夫人先用餐。等夫人吃完瞭,他就過來。”
              戴春英一見是盤老菜疙瘩炒辣椒,火氣就上來瞭。新婚之夜,居然請新娘吃這樣的菜!她剛想發作,轉念一想,新郎讓她吃這個菜,想必有他的道理。戴春英為什麼一見這菜就生氣?原來,她的綽號就叫小辣椒。看來,這新郎是借菜向她示威呢!吃就吃!戴春英拿起筷子就將這盤老疙瘩炒辣椒吃瞭個幹幹凈凈。吃完瞭,戴春英就繼續等著新郎來掀蓋頭。
              工夫不大,新郎哈哈大笑走瞭進來。當紅蓋頭掀起來後,戴春英當時就愣在那兒瞭,新郎竟是埋藏在她心底多年的老疙瘩!
              十年前,也就是戴春英嫁給何魁之前,戴春英的表哥常傢庚接她去姥姥傢。走到半路,兩個人被土匪海沙子綁瞭票。海沙子讓傢庚寫封海葉子(信),然後讓花舌子(土匪裡邊的送信人)送下山,讓常士貴拿錢來贖他們,否則就熬鷹、穿花。亂世之秋,傢庚豈不知“熬鷹”、“穿花”的厲害?“熬鷹”就是讓人不睡覺,旁邊生一堆火,人要是挺不住困極瞭就倒在火裡被活活燒死;“穿花”就是把人的衣服扒光,綁在樹上讓蚊蟲吸幹身上的血。為瞭表妹和自己的安全,傢庚隻好提筆給傢裡寫瞭封求救信。
              兩天後,老疙瘩帶著贖金上山瞭。老疙瘩是常傢雇的獸醫,去年下鄉收租,他從土匪手裡冒死救過常士貴的命,因此,常士貴便對他另眼相看。問他叫什麼,他隻說叫老疙瘩。不用問,老疙瘩是被常士貴派來贖人的。
              傢庚一見老疙瘩,對海沙子說:“我們傢把贖金拿來瞭,該放我們走瞭吧!”哪知海沙子一笑:“放你們出去?想得倒美!你們常傢傢財萬貫,想走,讓人再送五千大洋來,我就放人!”老疙瘩大怒:“你說話不算話!”海沙子吼道:“來人,把他們給我關起來。等他們什麼時候想明白瞭什麼時候出來見我。”
              三個人被關進瞭地牢。老疙瘩對傢庚說:“少爺,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這夥土匪穩住。這幫傢夥殺人不眨眼,弄不好我們會吃虧。”常傢庚感激地說:“老疙瘩,沒想到你能冒死來救我們,你的大恩我一輩子都忘不瞭。”老疙瘩說:“少爺,要不這樣,您就答應海沙子再寫一封信吧!”老疙瘩說這句話的時候故意提高瞭聲調,然後又在傢庚耳邊低聲說瞭幾句話。
              商量妥當,傢庚對看管他們的土匪說他想好瞭,同意再給傢裡寫封信。看管他們的土匪將這件事告訴瞭海沙子。海沙子說:“識時務者為俊傑。常傢有的是錢,這點贖金不過是九牛一毛。”
              老疙瘩說自己願意送信下山,不過,海沙子得保證不動少爺小姐一根汗毛。海沙子得意地說:“我說話算數。不過,咱可說好瞭,要是常傢敢帶人來剿匪,我就殺瞭他們!”這時老疙瘩走到海沙子身邊小聲說:“當傢的,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兒想跟您說。”
              海沙子疑惑地看瞭看老疙瘩,剛要說話,隻見老疙瘩快速轉到他身後,他腰上的兩把“二十響”變戲法似的到瞭老疙瘩手裡。沒等海沙子反應過來,老疙瘩就打開瞭兩隻槍的保險,緊接著,用左臂緊緊勒住海沙子的脖子。
              海沙子驚叫:“你要幹什麼?”老疙瘩吼道:“幹什麼?放我們下山!誰讓你說話不算話?本來,你可以得到五千大洋,但是你貪心不足……現在,我讓你一個子兒也得不到!”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