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h6s8w'></fieldset>

  1. <acronym id='h6s8w'><em id='h6s8w'></em><td id='h6s8w'><div id='h6s8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6s8w'><big id='h6s8w'><big id='h6s8w'></big><legend id='h6s8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2. <dl id='h6s8w'></dl>

      1. <ins id='h6s8w'></ins>
        <span id='h6s8w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h6s8w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h6s8w'><strong id='h6s8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h6s8w'><div id='h6s8w'><ins id='h6s8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h6s8w'><strong id='h6s8w'></strong><small id='h6s8w'></small><button id='h6s8w'></button><li id='h6s8w'><noscript id='h6s8w'><big id='h6s8w'></big><dt id='h6s8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6s8w'><table id='h6s8w'><blockquote id='h6s8w'><tbody id='h6s8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6s8w'></u><kbd id='h6s8w'><kbd id='h6s8w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最後的獵熊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2

            l。出事

            孤村是一座位於長白山深處的自然村落,村裡人飼養的麋鹿像精靈一樣四處遊蕩,仿佛一片世外桃源。然而這個村最近要被開發成旅遊景區,而我正是這項工程的監理。

            做過工程的都知道,像這種自然村落,最難的就是勸大傢搬遷。

            果然,上司董玉明費盡口舌,也勸不動這群人,最後,他不顧反對的聲浪,毅然決然地宣佈項目強行上馬。

            於是,工程在一片劍拔弩張中開動瞭,隻是沒想到,當天晚上便出事瞭—一頭熊掀翻瞭攪拌機!

            大傢是根據那巨大的腳印,判斷出肇事者是熊的。當下便有幾名保安辭職瞭,他們說不願意幹這危險的差事。

            當地人恐懼的神色裡帶瞭點敬畏和激動,他們起初什麼都不說,但我掏錢賄賂之後,終於有人告訴我實情。

            據說山裡頭有一頭名叫黑風的人熊,已經有30歲,極其兇蠻狡猾,當地不少獵熊人死在黑風的利爪之下。有一個叫盧威的男人,出身獵熊世傢,但是他行蹤不定,在山裡一呆就是個把月,根本聯系不上。

            都說物老成精,這頭灰熊非常聰明,似乎知道我們是來毀掉它的傢,於是接連幾晚在工地上搗亂。

            工程被迫擱淺,每天的人工費和機器租金就是一大筆錢,董玉明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村民們卻個個面露喜色,在他們眼中黑風簡直是山神的使者,一時間雙方的關系被一頭熊微妙地維系著。

            董玉明看在眼裡,恨在心裡,一狠心,花大價錢請來一位俄羅斯的獵熊專傢。但是俄羅斯專傢連槍栓都沒拉開,便死在熊掌之下!

            我和董玉明眼睜睜地看著專傢死在我們面前,忙慌不擇路地想要離開,誰知越忙越出事,董玉明剛一邁步,卻跌下一道土梁,黑暗裡傳來哎喲一聲,繼而傳來弩箭擊發的“嗖嗖”聲,總共十來發。

            他居然誤踏中獵人的機關瞭!

            2。特別的獵人

            我小時候曾聽人說過,山裡的獵人會設置一種名叫排弩的機關,引線拴在樹枝上,獵物一旦踏中排弩便會一口氣擊發,這種箭多半帶毒。

            我跌跌撞撞地爬下山梁,董玉明坐在一個淺坑裡,捂著流血的大腿號啕不止,上面釘著幾根弩箭。我拉他起來,他說腿麻痹住瞭。

            無奈我隻好背起董玉明,誰知剛走兩步就被一截樹根絆倒,摔倒的時候手掌被石頭磨破瞭。我們的樣子簡直狼狽至極,我生怕血腥味把那頭熊吸引過來,當時我真的以為自己死定瞭。

            “熊!”董玉明尖叫起來,隻見一旁的樹叢中鉆出一頭熊,我也嚇得大叫。豈料那頭熊直起腰桿,露出一張人臉,原來是個披著熊皮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來者身材壯實,四方闊口,高鼻梁,眼睛銳利如電。他身上穿的根本不叫衣服,就是一整塊亞麻佈挖個洞套在頭上,前後用麻繩系緊,下面穿著一條迷彩褲,綁著腿,一雙草鞋,披著一張幼年熊皮。他手裡的銃槍綁著佈條,腰後面懸掛著一把獵刀和幾個佈囊。

            這種裝束顯然是個鉆山獵人,在東北的密林中這種人是謎一樣的存在,他們能像野人一樣在山裡生活幾個月,隻需要一袋鹽巴一把快刀,每隔一段時間會攜帶一些皮貨出現在山村裡。

            男人盯著我們看瞭幾眼,從樹枝上摘下一個佈口袋扔給我們,隻說瞭一個字:“吃!”

            董玉明嘗瞭一口立即吐出來,說這是鹽巴,男人盯著他,他隻好乖乖吞下。後來我才知道,獵人們會在設置毒箭的地方掛一袋鹽,讓誤踏機關的人解毒。男人從身上取出一卷繃帶給董玉明包紮,5分鐘後他的腿已經不麻瞭。

            救下我們之後,他一聲不吭地鉆進林子,他似乎不太願意和外人接觸。我倆趕緊跟上,我連珠炮似的說:“謝謝你幫我們,那個,你能帶我們回村子裡嗎?我們迷路瞭!而且附近還有一頭熊,我們的同伴剛剛被殺死!”

            他停住,說:“晚上不要出山。”“為什麼?”“山會移動!”

            他繼續往前走,根本不理會我們,一直來到剛剛人熊大戰的地方,專傢的屍體倒在地上,內臟已經被掏空。男人用手沾瞭一點血在鼻前嗅瞭嗅,問:“他是誰?”

            我把事情經過說瞭一遍,董玉明用眼神暗示我不要提我們是開發商的事,我隻好撒謊說我們是林業部門派來獵熊的。

            “黑風不是這種槍能對付的!”他說話的方式非常簡潔。

            跟這人說話很辛苦,你得說三句他才答一句。原來這個男人就是村民說的獵熊人盧威,大約10年前縣政府規定持槍需要證件,盧威是最後一個合法持槍的獵人,也就等於這片林子裡最後一個獵人。

            男人找瞭一塊空地生起一堆篝火,我們圍坐在火邊取暖。當晚,我們吃瞭男人烤的松鼠,我從沒吃過這東西,嘗瞭一口發現肉質非常鮮美,比羊肉還香。

            我們漸漸困倦,盧威將身上的熊皮扔給我們,裹著熊皮非常溫暖,但我很擔心晚上黑風會來偷襲。

            盧威說不會的,黑風最近晚上都不在林子裡活動。我相信他的話,漸漸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3。奇妙的夜晚

            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樹林裡真是件奇妙的事情,火堆已經熄滅,盧威不見蹤影,我們去找他的時候聽見樹林中傳來“啵啵”的怪響,盧威正躲在一片灌木叢後面親吻自己的手背。

            我沒看錯,他正在親自己的手背!我剛要開口,他伸手制止瞭我,不多時樹林裡傳來喲喲的叫聲,一隻母鹿探頭探腦地鉆出來,盧威突然發難,沖上去扭住它的脖子,閃電般抽刀結果瞭它的性命。後來我得知,親吻手背可以模仿雄鹿發情的叫聲,這是獵人的智慧。

            我們看得驚心動魄,盧威幹凈利落地剝下整張鹿皮,將一大塊肉用鹽巴醃制好,放進附近一個好似樹屋般的小屋中。這個用樺樹皮搭建的小屋很奇怪,沒有門窗,懸在兩棵樹之間。

            董玉明好奇地問:“這是你的傢嗎?”

            他冷淡地回答:“是‘靠老寶’。”

            長白山的密林中有一種叫“靠老寶”的小倉庫,路過的獵人與鄂溫克人會在裡面放一些鹽巴、糧食和衣物,讓迷路的人救急。當地人並不會貪小便宜拿走裡面的東西,倒是有些熊會偷吃裡面的肉幹,但是醃肉它們不碰。

            對於我這個城市人來說,獵人的生活真是奇妙又精彩。

            而董玉明則想借盧威的手殺掉黑風,我覺得這不太好,盧威一直沒有回村,並不知道黑風現在正充當山村的保護神。但面對頂頭上司,我能說什麼?

            誰知,當董玉明將支票遞給盧威,希望他幫忙殺掉黑風時,盧威緩緩搖頭,董玉明以為他拒絕瞭,豈料他說:“我不要你的錢,獵熊是我本分的事情,黑風殺瞭我全傢!”

            我們震驚瞭,他緩緩訴說著,這頭熊之於他的傢族可以說是世仇般的存在。他的爺爺、父親、叔伯都死在黑風的爪子下,黑風非常狡猾,一切陷阱對它無效,面對銃槍會繞著跑,獵狗也畏懼它。盧威出沒山林整整10年,隻與黑風正面遭遇過三次,可惜都失手瞭。

            這頭熊是他的恥辱,是宿命,是他傾盡畢生之力要達成的榮譽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好樣的,拿著!”董玉明將支票硬塞給他,“去縣城裡的銀行就能提到錢。”

            後來我問他人傢都不要幹嗎還硬塞,董玉明狡猾地一笑:“重賞之下必有勇夫,拿瞭我的錢他才肯拼命嘛!”

            望著前面盧威的背影,我的喉嚨裡像梗著什麼似的。

            4。兇鬥

            盧威發現瞭黑風的腳印,我們一路追趕,中午在一片林間空地稍作休息。不習慣徒步跋涉的董玉明一路上都在嚷累,一歇下來馬上找塊地方躺下瞭。

            盧威坐在一塊大青石上啃幹糧,他掰給我一點。午後的陽光透過林梢,微風輕搖,四周浸潤在一種天然的靜謐中。盧威屬於那種你不必交談也不會覺得尷尬的人,這種相處令人愉快,我早就厭倦瞭每天喋喋不休地說話。

            他從懷裡取出支票,像小學生識字一樣數後面的零,面露微笑:“這筆錢挺多的吧?”

            “我還以為你不愛錢呢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確實用不上,但是可以給村裡人買好多東西。李大伯有關節炎,一直想要一條電熱毯,還有老薩滿的屋子一直漏雨,早就該翻新瞭……” 他幸福洋溢地幻想著這筆錢能給村民帶來多少福利,可是他不知道,那個村子就要從地圖上消失瞭,除非黑風不死在他的槍下。

            我想到自己的老父親,一個樸實的農民,還有故鄉的許多人,當推土機摧毀他們世代居住的地方時,他們哭得像失去傢園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我朝睡著的董玉明看瞭一眼,突然冒出一個幼稚的想法,我要當一次叛徒,我要把事實告訴盧威!

            “聽著,不要殺黑風!”

            他驚訝地看著我,我發現一旦說出口就不難說下去,便一五一十地全告訴他瞭。聽罷之後他良久沉默,隻說瞭一句:“你們欺騙我?”

            “我很抱歉!”

            這時樹林在一陣狂風中搖曳起來,不遠處傳來一聲熊吼,盧威抓起獵槍跳起來,警覺地望著那個方向。

            董玉明被驚醒過來,驚愕地說:“黑風來瞭!喂,你能搞定嗎?”

            盧威噓瞭一聲,示意我們不要說話,我註意到他握槍的手在顫抖,這頭熊與他周旋瞭10年,那種激動不亞於見到久違的戀人。

            隻見一個黑影漸漸走近,白天看見黑風比晚上還要可怕,這頭熊比普通的熊足足大一圈,從鼻孔中噴出濁重的呼吸,每一步落下身上的筋肉都在抖動。它的嘴唇豁瞭,尖牙外翻,右眼上有一道縱長的疤,為它的相貌平添瞭幾分猙獰。

            黑風人立起來,發出一陣示威咆哮,接著朝我們狂奔過來,它奔跑時的動靜簡直可以用地動山搖來形容。

            它的目標居然是董玉明,這頭聰明的熊莫非從他身上嗅到瞭“入侵者”的氣息?

            5。死亡

            董玉明嚇得腿都軟瞭,動都動不瞭,隻能驚慌地大喊:“快打它啊!開槍啊!”盧威端著槍站著不動,像一尊石頭,他閉著一隻眼正在瞄準,好像已經忘瞭熊以外的一切!

            當黑風距離董玉明隻剩10米的時候,盧威的槍響瞭,黑風卻先一步察覺到危險,突然躥到樹後面。

            這一招對付手忙腳亂的獵人或許有效,但對盧威沒效,黑風咆哮著沖出來的時候,盧威已經利落地裝好第二發子彈。他閃電般後退,單膝跪地,黑風下意識地壓低身體,子彈打穿瞭黑風的耳朵。

            見勢不妙,盧威索性扔掉槍,從背後抽出獵刀。黑風居然沒有撲上來,它停在那裡,齜牙咧嘴地威脅著。

            “它說,讓我不要管這件事!”盧威說。

            “你……你能聽懂它說話!”董玉明駭然。

            “我比瞭解自己還瞭解這座山,比瞭解這座山還瞭解它!”盧威淡淡地說,“抱歉,老朋友,我不能讓你殺死他。”

            黑風低低地咆哮瞭幾聲,似在同他對話,這一幕實在太不可思議瞭。

            我看著武士一樣擋在黑風與董玉明之間的盧威,他是個獵人,獵熊是他的本分,他不能坐視一個人被熊殺死,哪怕他知道這個人不被大山歡迎。

            雙方的談判似乎破裂,黑風搖頭晃腦地沖向盧威,當到達他跟前時猛然人立起來,粗短的前肢朝盧威抱來。

            盧威向後一撤身,一刀劃在黑風的前爪上。後者像發瘋一樣連續揮動前肢,一棵樺樹被攔腰打折。盧威一直在閃避,趁黑風後繼無力之際,他一縱身躍上黑風的後背,用刀狠狠刺進黑風的脖子。

            黑風皮堅肉厚,一刀下去根本殺不死它,它被激怒瞭,使勁搖晃身軀將盧威甩瞭出去,他撞在一棵大樹上,半天站不起來,刀也不知道掉到哪裡去瞭。

            黑風朝盧威奔跑過去,我大喊:“當心”,盧威靈活地朝側面一滾,黑風一頭撞在大樹上,震得落葉像下雨一樣。盧威再次躍上黑風的後背,用拳頭狠狠擊打它的鼻尖,據說熊的鼻子是神經最密集的地方,猛力擊打會死。黑風發狂地搖晃,把盧威撞在樹上,他咬緊牙關死活不撒手,血從盧威腦門上淌下,他將自己變成一把人型鎖,死死鎖住黑風的脖子。

            這一幕徒手搏熊真是太慘烈瞭,我們看得魂飛魄散。一番惡鬥之後黑風終於精疲力竭地癱軟下來,重傷的盧威搖搖晃晃地從地上拾起獵刀,他舉刀的瞬間我看見他的眼中有淚光在閃,但他落刀的時候卻無比堅決。

            獵刀刺進黑風的脖子,並沒有一擊刺穿,他用拳頭重重砸在刀柄上,直到刀身完全沒入,這一下終於切斷瞭黑風的咽喉。

            這頭老熊無力地掙紮瞭一下,趴在地上不再動彈。三十年的宿怨瞭結瞭,可盧威看上去並不輕松,他低垂著腦袋,像在緬懷一個可敬的對手。

            死一樣的寂靜籠罩山林,最後董玉明走上前,親熱地拍打盧威的肩膀:“兄弟,你太厲害瞭!”

            盧威猝不及防地伸出沾滿鮮血的右手,一把抓住董玉明的衣服,嚇得他大叫起來:“你要幹什麼!”

            盧威從懷裡摸出支票,顫抖地塞到董玉明手中:“錢還你!請你離開這裡,不要毀掉我的傢鄉!”

            董玉明錯愕地望向我,我聳聳肩表示自己什麼也沒說,他立即恢復常態,從盧威的手中掙脫出來,故作輕松地整理一下衣服。

            “兄弟,獵熊你是專傢,開發地皮我是專傢,這筆錢你還是留著吧,這是你應得的。”

            他向我使眼色,示意我們趕緊走。

            “我殺死它是為瞭救你!”

            盧威在身後大喊,我明白他想說的話,他希望董玉明能知恩圖報,放過這片山林。

            董玉明停住腳步,冷漠地回答:“謝謝!這份大恩大德我心領瞭!”在他看來,他付瞭錢就理所應當享受服務,不存在什麼報不報恩,這就是冷酷的都市人的邏輯。

            6。獵人的智慧

            黑風死瞭之後,開發項目得以順利開展,董玉明非常高興,野心勃勃地計劃要在哪裡建度假村,哪裡建露天溫泉。

            村民望著工地上轟鳴的機器,眼中流露著失望,一如盧威最後的眼神。我希望能有奇跡出現,雖然我知道這不可能。

            一天晚上,工地上出事瞭,保安聲稱看見一頭熊,把一堆建材弄倒瞭。董玉明不相信地跑到現場,在探照燈的照耀下,泥地上清晰地印著一個碩大的腳印。

            接連幾天,熊都跑來搗亂,目擊者都說黑風回來瞭,董玉明像抓狂般否認:“怎麼可能,我親眼看見它被殺死!”

            不少工人害怕出事,紛紛辭職,項目一拖再拖,換瞭幾批人,終於因為資金鏈斷裂不得不停止。

            我們撤出這片山村的時候,村民們居然在敲鑼打鼓,像在送瘟神。董玉明望著他們,惡狠狠地說:“這一回算你們贏瞭!”

            我偷偷地笑,當目光掠過山林邊緣的時候看見一隻熊的身影,它似乎在享受自己的勝利,我隱約察覺到,那是一張碩大的熊皮,披在一副健壯的身體上。

            真相就是這麼簡單,黑風死瞭,但又沒死,它的“靈魂”附在一個男人的身上,繼續守護這個小山村。

            原來獵人有獵人的智慧,這份智慧正是森林教給他們的!

          猜你喜欢